關註兩岸三地促進交流分享
  • 台湾
  • 澳门塔
  • 香港
  • 大陆

当前位置:首页 > 分享平臺 > 臺灣 > 正文

沖突是幼兒成長必經的歷程

發布者:臺灣資深華德福實踐者林玉珠 發布時間:2015-01-19 16:29:18 文章來源:
摘要:大人應該為幼兒發展自我主張與自我保護的能力而高興!大人對于孩子的爭執要趁早學習自在。 如果大人能理解幼兒沖突背后的意義,并能隨時注意引導幼兒成長的方向,幼兒就有機會活潑且平衡的發展;否則,壓抑幼兒沖突有可能錯失、阻斷或扭曲幼兒在“自我”及“人際關系”上的發展……

人們常以負向的眼光看待“沖突”,人們不太知道“沖突”其實有其積極正面的意義;在許多方面,沖突是幼兒成長必經的歷程。從長期觀察幼兒活動的過程中,我們發現:

1.幼兒與人爭吵,常是幼兒大聲對外界說“不”,常是幼兒“自我主張”的開始;

2.幼兒與人“爭搶”玩具,或打人或被打,是為了“意志沖動”,也是為了“自我保護”;

3.幼兒從一次次沖突中,一次次練習“人際關系”自我表達的規則與技巧。

4.“自我”成長的歷程。

大人應該為幼兒發展自我主張與自我保護的能力而高興!大人對于孩子的爭執要趁早學習自在。

如果大人能理解幼兒沖突背后的意義,并能隨時注意引導幼兒成長的方向,幼兒就有機會活潑且平衡的發展;否則,壓抑幼兒沖突有可能錯失、阻斷或扭曲幼兒在“自我”及“人際關系”上的發展……。

一、幼兒沖突分類:

1、【自我中心】類型:幼兒正處“自我中心”階段;幼兒極力“自我主張”,但別的孩子也有自己的“主張”;

2、【物權不清】類型:幼兒“物權”概念不清;常順手拿別人的玩具,但別人不見得允許;

3、【人權不清】類型:幼兒“人權”概念不清;常易侵犯別人、管教別人,但別人不愿被管;

4、【意志力主導】類型:幼兒正處“意志力沖動”發展階段;有行動的沖動,卻缺乏清楚的向感;

5、【邁向和諧】類型:幼兒正在“練習、處理”人際關系和自我表達,雖很認真,但技術尚未成熟;

6、【長期情緒受擾】類型:有些幼兒“情緒”長期受干擾,常沒有緣由的向人攻擊。

二、打開“幼兒沖突”的知識,認識幼兒沖突的內涵

幼兒間容易產生沖突,幼兒間的沖突經常挑戰帶班的老師,尤其是新老師!雖然如此,幼兒間的沖突卻也經常吵吵鬧鬧之后,很快地就又玩在一塊兒;不過,一會兒之后,他們可能又有新的問題產生,新的沖突再起。

幼兒爭吵的話語里透露著幼兒成長的訊息。如果照顧幼兒的大人學會閱讀幼兒沖突的內涵,在處理兒童沖突時,必然會產生更新的調停與輔導。

“沖突,同時具有建設性及破壞性。”成人最重要的職責即在如何使破壞退去,而建設彰顯。

我們將進一步認識幼兒沖突的成長訊息:

一、【自我中心】

1、這是我先拿的積木!

2、那是我的椅子!

3、這是我的布娃娃!

4、我要那個新寶貝!

6、你不可以超過我!

7、你沒經過我的同意!

8、老師,他插隊!

9、我是小老師,我可以自己決定!

10、我要現在,現在!

11、不行,我是司機!

12、誰說我是笨蛋?

50個幼兒沖突案例中,因【自我中心】而產生的沖突共計12件,高居幼兒沖突分類第二名。很明顯看出,這一類沖突的主要語言內容是“我的”、“我是”、“我要”……。

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上海,趙丹丹(2004)在《中國報道》中的報導這么說:

上海2~4歲的幼兒中有80.15%已經相當的自我主張,70%~80%的幼兒會說“我的”、“我是”,自主獨立的欲望也十分強烈,有的孩子18個月(一歲半)就喜歡說“不”。

上海的幼兒如此,臺灣的幼兒如此,全世界的孩子其實也相去不遠。因為,

生命存在的意義不只是被生下來;

生存的意義在于為自己找到一個能產生生命意義的立足點。

為了這一個立足點,并登上這個立足點上的寶座,幼兒“需要”自我中心、需要對外界說“不”,以彰顯自己的獨特性;需要自我主張,以維護自我的權益;需要命令別人、防范入侵、以牙還牙……等以自我保護。

換句話說,幼兒的沖突不斷,但潛藏在沖突背后的其實是支撐、護衛幼兒成長的力量。

幼兒的自我中心是一種自然,也是一種必然的發展過程。我們看著是沖突的,對幼兒卻是“建構自我”的奮斗過程。這是一種生命本質,潛意識的需求,幼兒自己完全不知道。

不管是醫學上的“執拗期”還是心理學上的“第一反抗期”,都是嬰幼兒自主獨立的萌芽。

經過對幼兒階段“自我中心”需求的理解,作為大人的我們打開了新的視野;我們應適度的尊重、接納并適度地滿足幼兒的自我中心;我們可以重新學習,支持成長中兒童的發展方向,引導他們“合宜”的自我表達,并等待他們的成熟。若此,今日的兒童,明日的成人,他們的“自我”才能美好的成長。

二、【意志力沖動】發展階段:行動缺方向。

1.大聲唱、又笑、又拉扯

2.力道控制不好

3.雙腳突然踢起來

4.踢人

5.硬要學人家的樣子

6.任意罵人

7.打人

8.對著人滅火

9.推人、擠人

七歲之前是人一生中意志力最堅強、最活躍的全盛時期,意志力的特征是“行動”。

幼兒喜歡做事,但缺乏目的與方向感,因為語言與思想的發展是跟隨在意志力之后,語言與思想是本著意志的“行動力”發展出來的。因此,幼兒容易以身體代替語言;動手是他最熟悉的溝通伎倆。

幼兒可能很喜歡一個同伴,但語言與思想發展不足,不知如何表達時,幼兒有可能踢那個人、打那個人或拉那個人頭發。

孩子行為沖動、莽撞,打人或被打,多是在如前述的“睡眠”意識里的“意志力”惹的禍。孩子不知道他那樣做是錯誤的!

七歲之前是人類意志力發展的階段,意志力可以說是人類自我教育最重要的根基。幼兒生命頭三年能走、能說、能想的能力,即是“意志力”的行動本能。

在逐漸成長中,“意志力”與“感官”結合,以好奇、探索、無懼,帶領兒童進入世界、體驗世界;“意志力”與“肢體活動”結合,靈活兒童的手腳技能;“意志力”更將與情感、思想及自我等結合,使我們成為充滿熱情、走正道、行善念、積極正向思想的人……。

然而,意志力在七歲之前尚屬“睡眠”或“做夢”的意識狀態。因此,幼兒雖然充滿工作、行動的意志,卻總是制造麻煩、招惹沖突。意志力不可能直接訓練。

訓練兒童意志力就像是對睡著的兒童規勸他醒來時要乖一樣沒有效果。意志力訓練的基礎只能單純反復、一次又一次地做同樣的事;一天復一天,一周復一周,一年復一年或更長久的反復;這也是習慣、習俗建立的主精髓。幼兒沖突也是一種不斷沖突、不斷喚醒,不斷修正的成長方式;沒有沖突,人類也難以成長!沖突、錯誤與修正是幼兒成長的預備與必經的歷程。幼兒園需要成為未來社會人的社會化操練場,成為全人發展的培育基地。

三、【物權】概念不清

1.拿別人的積木

2.拿別人的杯子

3.拿別人的大木頭

4.拿別人的小石頭

5.拿別人的石頭

幼兒一方面容易本能、隨手的拿走別人的東西;本能的“自我主張”管教別人、侵犯別人;但當別人不愿意被拿、被侵犯或被管教時,“主張與對抗”、“侵犯與保護”的沖突就起。

另一方面,幼兒也正在內化生活規范,幼兒看不見自己的問題,卻能看清楚別人的錯誤。幼兒需要從“管教別人”的沖突中逐漸看見自己的問題,并學習“自我管理”;從“搶”別人的玩具中學習尊重、詢問以及“借用”的“社會化規矩”。

物權概念是人類意識進化的結果,從人智學的角度探究,人類的意識分睡眠、作夢以及覺醒三個不停發展階段。在睡眠意識期間,人類對世界的感覺是“一”。你和我之間沒有的清楚的界線,我的、你的沒有什么分別。幼兒階段屬于人類初期睡覺意識與作夢意識的階段。

當幼兒尚在睡眠意識狀態時,我們告訴幼兒“這個東西不是你的,你不能拿”幼兒是難以理解的!

唯有當幼兒逐漸成長,意識逐漸進入作夢或醒覺的階段,幼兒的世界才逐漸一分為二,逐漸分清你、我之間的那一條看不見的界線。當然,醒覺之后的成人還躍進身心靈的分別成“三”的世界呢!

人類發展有其一定的成熟期,演化必須經歷時間,意識成為習慣必須累積經驗。以發展心理學來說,幼兒在四歲以前尚無物權的概念,拔苗不能助長,幼兒必須經歷時間、等待成長;需要透過沖突與修正的過程建立“物我與人我”之間的關系、界線,以及游戲規則……。

四、【人權】概念不清

1.我替你收木頭

2.我替你收椅子

3.我替你收玩具

4.我在你沙堆上撒些沙子

5.這是大家的架子,每個人都可以進去!

6.又沒關系!

幼兒的物權概念不清楚,“人權”概念更不清楚。人權意識是一個社會化的成長過程,“人權”概念的形成需要自我反省與自我教育。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社會的一份子,但是如何成為一位真正的“社會人”對于許多成人仍然是一大課題。

我們需要更多的時間學習“人權”的奧義,想想自己,我們不都是還在“做事容易,做人難”上打轉嗎?

人權上,幼兒有自我中心、做事沖動,世界為“一”(我不覺得不舒服,你當然也不會不舒服之類的感覺)的問題。

不過,時間經過,人將成長,這些問題不一定是大礙;最難以跨越的將是幼兒環境中,大人對“人權”的偏差信念!從許多情況看得出來,人權的態度來自模仿與學習。在家庭環境里,父母、家人之間,家人與親戚、朋友之間,以及這群人對孩子們的態度;在社會上,在幼兒園所里,人們、老師、家長之間、老師與孩子之間,還有孩子與孩子間的“人”的關系如何,待人接物有哪些重要元素?友善、尊敬、歡喜,還是冷漠、敵意、排擠……?這些是最直接影響兒童一生對“人權”的概念與態度!

五、邁向和諧

1、你的位子在這里

2、我來幫忙,請你還給她

3、我拿紅色貓咪好了

4、我想跟你一起玩

5、對不起,請你原諒我,我下次不會這樣了!

6、沒關系啦!

7、我好了,沒關系

8、我原諒你

9、你玩一次,我玩一次

10、請輕柔地放回去,積木會痛!

11、拜托,繩子借我玩一下

12、可以借我一下嗎?

13、你不要一直看他就好了

14、拜托,讓我開一下就好了

15、對不起,你好一點了嗎?

16、我喜歡你啊!

“沖突是一種社會事實,且有其積極意義,即在現代開放社會中,透過不同意見的表達,與社會結構的調整可消除各種不滿因素,而形成更穩固團結的社會。”

暴露在大人眼前的幼兒沖突類型,讓我們有機會進一步了解幼兒,也更有機會幫助消除幼兒成長的困擾。在50個幼兒沖突案例中,令人訝異,也有令人欣慰的出現“邁向和諧”的案例。這是預期中沒有想到的一種沖突,而且竟占所有沖突之冠,計有16例。這16例升起了教育的曙光,展現了教育的希望。

Gloeckler2002)說:

“我”的概念很難掌握。“我是誰?我究竟是誰?”我們常常自問。

1、“我不要!”兩、三歲的孩子跺腳說。

2、“我不要做父母、老師眼中的自己!我不喜歡這樣的自己!”青春期的孩子說。

3、“我不知道我是誰!”摸索中,“我”開始了一生自我、真我的追尋。

我們即將成為怎么樣的人,我們并不真正知道。然而,當生命往前推演之際,我們與世上不同的人、事、物相遇,我們也同時累積自己對世界的觀念。每一個相遇與形成的概念都影響著我們往后的方向,沿著這條神秘的命運路線,我們或許可以找到自我的道路。從娃得福幼兒邁向和諧的沖突中,我們看見,雖然幼兒依然沖突,但幼兒的沖突里已出現了明確的方向、退而求其次、主動提出問題、提供解決問題的方法、開放、得饒人處且饒人等的調整,幼兒展現往上成長的力量,形成統整自我的精神。

六、情緒干擾

1、我拿泥土灑你、我灑你蛋糕!

當一個人對于自我范圍收到外來侵入或不公平的對待時,有些人采取消極的退縮,但有些人卻采取自我保護的反抗,甚而使用武力,造成沖突的形成。但由于此種自衛機制作用,并非對于刺激本身的真正了解,常由于個人認知上的錯誤,而導致錯誤的反應,因而造成個人與個人、群體與國家間的許多沖突。

“功能性的沖突可以改善團體效能……,興趣及好奇心,并提供緊張時宣泄的管道,同時亦提供自我建設和變革的環境。

反功能性的沖突,失控的對立局面衍生不滿的情緒以及無法解決共同的心結,導致團體瓦解。阻礙了溝通的管道,降低了團體的凝聚力,將斗爭置于團體目標之上,導致團體功能的停頓。”

有些幼兒情緒長期受干擾,常會沒有緣由的,習慣性的攻擊。這類幼兒的沖突不似前述的功能性類型的問題,而傾向反功能性的問題。這一類型的幼兒沖突是幼兒家庭問題或教育問題的冰山一角,幼兒的沖突只是突顯問題,他成為家庭或教育問題的代表。幼兒園所的教師團隊花最多的時間對這類型的幼兒做兒童觀察與研習、與父母協談、為幼兒禱告、做個別的照顧。“愛”是幫助幼兒最好的療愈,通常,只要我們將“愛”與“心”擺上,我們會訝異的發現幼兒驚人的進步!

華德福園所中幼兒沖突的處理原則:

1、盡可能滿足幼兒“自我中心”的需求;愛可以無限,但規矩仍須明確;

2、建立“界限”,等待成長;

*反復制止不恰當的行為,可強制暫停“游戲”一分鐘以喚醒知覺

*幫助孩子“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

*老師要求犯錯的幼兒說“對不起”,并“安慰”對方至“原諒”為止。

3、透過工作與游戲幫助兒童感官靈敏發展,使意志力有方向與目標;

4、學習解決問題:不重視對孩子說理,重視教導與執行;

不說教、不說道理,但要“邁向”真理,真理不是“雄辯”,是“執行”!教導承認錯誤,安慰對方,盡快和好,和好才是真理。

5、不說教,但創造充滿想象的“規范故事”。

(本文作者為臺灣臺中華德福幼兒園的創辦人林玉珠)